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妥协,也是一种爱的表达

2018-12-02 16:33:35
妥协,也是一种爱的表达()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飞跟自己之前的“乖孩子”形象判若两人。

在他的心中,爱与恨常常纠结在一起,撕不开,扯不断。

“我恨每一个试图安慰我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爸爸就不会死。

”小飞在电话中恨恨地说,“所以我要报复!” 小飞是个清瘦的男孩子,180厘米的个头,体重不超过120斤。

他颧骨突出、青筋暴起,胡子像刚割了一茬的韭菜,浓密而杂乱,头发不知有多少天没有洗,都粘在一起。

他是在网吧通宵打游戏后来和闻心见面的。

他说:“他们不让我去,我偏去。

我花的是我爸挣的钱,而且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谁也管不着我。

” 小飞所说的那些人,本应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亲的人——爷爷,小飞恨他把一副沉甸甸的担子压在了爸爸的肩头;奶奶,由于她的狭隘,多少年来,小飞的爸爸不能不费尽心力维持着这个家;大伯,小飞说他历来只知道抱怨,却不知道自己的弟弟都承受了些什么;还有妈妈,小飞恨她,是由于她没能阻止丈夫去拼命。

小飞也恨自己,恨自己没能早点长大,替父亲分担。

“你都不能想象,他那么忙,有时候一边吃止痛药一边开会,但在所有人面前,他从不说累。

这个世界皱着眉头看着他,他却微笑着面对这个世界,然后,世界就回报给他更深的忧郁和惆怅。

你知道吗,甚至没人给过他笑容!”小飞有些失控,用喊叫来宣泄他的情绪。

当周围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时,他耸了耸肩,垂下头,说了声“对不起”。

小飞是个善良的孩子。

就连“报复”,他采用的都是看起来“无害”的方式——伤害自己。

情感线索 爸爸撑起了所有人的天空 我爸爸终于死了,死在了赶去公司的路上。

那个早晨他不舒服,本来是在医院检查身体的,可是爷爷打来电话,说大伯又把一单生意弄砸了,让他过去。

妈妈起初想让爸爸检查完再去,可是爸爸说检查身体随时都可以,还是公司的事情要紧。

于是,妈妈开车送他去公司,到公司门口时,才发现爸爸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就这样死了。

累死了。

没人知道的时刻他都想了些甚么,是不是很难受。

爸爸的累,是从继承了爷爷的公司开始的。

爸爸兄弟两个,大伯是爷爷的前妻生的。

爷爷的前妻出轨了,所以爷爷离婚后娶了我奶奶,生了我爸爸。

爸爸比大伯小四岁,但爷爷总说大伯不是做生意的料,公司里的事情全让爸爸负责,大伯只能算中层管理者。

大伯和奶奶的关系本来就不太好,爷爷的“偏心”让大伯更加消沉。

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在外面饮酒,每当那时,伯母就找爸爸求助。

我16岁那年,有一天夜里两点半,爸爸把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