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专家析短篇小说困境李敬泽当下有种长篇崇拜

2018-12-03 16:18:28

专家析短篇小说困境 李敬泽当下有种长篇崇拜

中新北京5月19日电(张中江) 小说家蒋一谈的新书《赫本啊赫本》新书发布会日前在北京举行。当天参与发布会的作家、评论家分析了时下国内短篇小说创作遭遇困境的原因。《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直言:“现在文学出版莫名其妙的有一种长篇崇拜,认为字多就好,体积大就好,实际上现在的短篇小说面对着非常困难的处境。”

在近日举行的《赫本啊赫本》新书发布会上,着名作家李洱、北村、邱华栋,《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等就蒋一谈小说的创作特点以及当下中国短篇小说现状等问题展开了探讨。与会者纷纷感慨“短篇小说没人写”,并对蒋一谈的艺术探索给予肯定。

《赫本啊赫本》创作缘由:故事构想来自一篇

当天活动一开始,主持人请《赫本啊赫本》作者蒋一谈介绍下这本书的创作过程。

蒋一谈介绍说,三年前自己在写本短篇小说集《伊斯特伍德的雕像》的时候决定将真实存在的人物形象和中国当今的社会生活相结合,并和当下中国人发生情感上的交集。

“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性。现代艺术有一种装置手法,现实与虚构拥抱,能产生时空的独果。当然,故事创意不够自然,装置效果会很差。”蒋一谈说。

蒋一谈说,《赫本啊赫本》的故事构想首先来自两三年前看过的一个新华社稿《瑞士严控自杀旅行》。赫本晚年生活在瑞士,于是想到她。后来无意中得到一本罕见的赫本画册,收录了赫本出演电影和舞台剧穿着的服装和鞋子图片,还有过去几十年刊登赫本各个时期形象的杂志封面照片,很精彩。

“越战故事是我特别迷恋的,我表哥就是一位背上有伤的越战老兵。再加上看过不少越战实战录像,积累了不少细节素材。赫本和父亲之间情感缺失的事实让这个故事有了一对中国父女情感上需要弥合的诉求。”他说。

短篇小说创作现状:当下文学有一种“长篇崇拜”

当天的活动中,除了对蒋一谈作品的探讨,在座的作家、评论家还就当下中国短篇小说创作的现状表达了忧虑。

邱华栋表示,听说蒋一谈将专注于短篇小说创作,自己首先的感觉是“太棒啦”。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人专注写短篇小说了。短篇小说写完之后,杂志社的稿费只有几百块钱,(作者)基本上要饿死的。

李洱也说:“我觉得很奇怪。我问过很多人,确实都喜欢看短篇小说,而且很多人都喜欢写短篇小说,但是实际上真正去写的人很少。我觉得跟当代出版运作机制有关系,长篇是一种商品,短篇小说属于无用的艺术品,所以写短篇的很少。蒋一谈这样写短篇小说,将来有可能成为中国的卡佛。我刚才提到一点,这部短篇小说集比《鲁迅的胡子》要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艺术上已经很成熟了。”

在李洱看来,蒋一谈比较好的抓住了中国目前的状态。

“当代的大量的故事,实际上无法进入到长篇小说的时候,有可能变成短篇小说,而且可能变成非常好的短篇小说。现在很多职业作家,老是放在文学的野心上,要去写长篇小说,反而忽视了生活中值得关注的东西,我觉得是非常可悲的。所以,我觉得蒋一谈的写作有可能预示着有一大批人会从生活中直接发现感受深的故事,然后把它写成小说。”李洱说。

李敬泽则表示,蒋一谈这本的短篇小说集对于中国的文学和中国的文学出版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们现在很少出小说集,现在的文学出版基本上莫名其妙的有一种长篇崇拜,就跟咱们现在GDP崇拜一样。认为字多就好,体积大就好,在文学上长篇小说就好。实际上我们现在的短篇小说面对着非常困难的处境,除了我们文学杂志,其他在出版领域里,基本上短篇小说没有什么生存的余地。以我的了解,美国和欧洲,他们的短篇小说基本上还有一个余地。而且他们出版的习惯和方式常常也是短篇小说集,而且也能够引起广泛反响。某种程度上讲,从《鲁迅的胡子》开始,蒋一谈在中国做一件孤本的事情。在蒋一谈之前,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作家是完全靠直接写短篇小说集,出版一个一个的短篇小说集让读者直接面对的,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作家是这样做的。蒋一谈在写作和出版上都完成了一个欧美作家能完成的事。蒋一谈之后,中国作家的短篇小说集在国内的出版情况渐渐多起来。”李敬泽这样说。

北京印刷公司
代写投标书
玻璃镶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