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07章 救了军花受了伤

发布时间:2019-11-17 05:21:56 编辑:笔名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07章 救了军花受了伤

刚吃了几口,孔瞑突然响起了什么,忙是起身走向了那几个重伤的人身边,随意瞅了一眼后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后,他把叫上的鞋子给踢掉,脚趾头一下子就踩到了那人的手腕上,心中默默运起圣明,只感觉体内的能量化作了一股温和之气进入到了那人的体内,随之那原本还在流血的伤口就平和了起来。

孔瞑也不是打算救他们,只是给他们制止伤口的恶化不让他们死在这里而已。当全都弄过之后,他随意的依靠在一颗树上大快朵颐起来,那架势就好像十几年没吃过一顿饱饭一样,饿死鬼投胎。

虽然他的架势让人很无语,却没人敢说啥,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狠人呐。而那些迷彩队的人不知情,但那些亡命之徒门却是都清楚,就刚才被他打断四肢的人,是一个号称毒王的人,可是他们老大手下的得力干将。无论是多么厉害的人,都逃不过被毒死的下场。而他的小刀更是极其厉害。相传他有用之不竭的小刀,而且每一把上面都长年累月的侵泡在毒素中,已经成了极毒的存在。

当然那都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那个小刀削铁如泥,是一种利刃神器!

然而就是那样一个人,却是被孔瞑给眨眼间给弄残了,真是沧桑不过世间过眼云烟,几个瞬间就将天换地,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孔瞑在经过一番奋斗后也终于把手里的空垃圾袋扔到了一变,掏出那个水壶就喝了一口。

“嗝……”

摸着那似乎有些圆润的肚子,孔瞑走到了那队长的身边,平静的扫了那个残废一眼,道:“问出来了?”

“只说了一部分。”那队长摇了摇头,显得很是无奈,“剩下的他死活不说。”

“哦。”孔瞑听后点了点头。

“既然问不出来了那就算了。”孔瞑打了个哈欠,而后从那人的身上搜出了一把小刀后随手就插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死了,化成了一滩毒水,连衣服都没有剩下。

看着那人,孔瞑也暗暗的咽了口口水,而一旁的那个队长也是流下了冷汗,脸色煞白。

就算是孔瞑也没想到那毒素居然那么厉害,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抗住这样的毒素,有机会还是要自残一下的。他心里想着,将那些之前没打中他的小刀都收到了怀中,在其他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将那一滩血水给用火烘干,吧剩下的拿下小刀也都拿到了手里顺手收到了储物袋中。

对于对于敌人,孔瞑从来不懂得仁慈,除非那是个女的。而在做完这一切后,也将晓雪给松绑了,之后才走到那队长的身边,问道:“那人都说了什么?”

“那个,他说他就是个贩毒团伙,然后说是来这里是为了杀我们的。但是在看到你好像很厉害所以就想先杀掉你……”他说到这抬头看了看孔瞑,在看到他脸色没变后才继续道,“剩下的他都没说。”

“哦。”孔瞑平淡的点了点头,而后就撂下他不管了。

走到了晓雪的身边后,孔瞑瞥了她一眼,而后探头到了她身侧压低声音对她道:“这次我可是为了救你收了伤哦,你说吧,要怎么感谢我?或者是赔偿我?”

听着孔瞑那漫不经心的话语,晓雪的脸色涨红无比,小拳头都攥了起来,但是也知道自己不是孔瞑的对手,丧气的松开了手。也不回答孔瞑的话,径直的撇开了脑袋。

孔瞑现在也没有心思搭理她,问了一句后就直接走到了一变恢复去了。再加上刚吃了东西,他也像好好的睡上一觉。

“对了。”就在他当下即将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是突然瞥向了那个刀疤脸,而后又瞅了瞅队长,“什么时候就能到了?”

“啊,快的话晚上就能到,慢的话明天凌晨。”那队长急忙说道。

“哦。”孔瞑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

闭上眼睛后,孔瞑放开了身体让他们自己吸收着周围的能量。在这自己不放心的地方孔瞑睡觉可不那么死,只是轻度睡眠状态。这也是为了缓解一下身上的伤痛。

在血液循环的时候,紧绷的时候其实是不好的,适当的放松可以有利于他的新陈代谢,让他身体恢复的更快一点。

鼾声轻微的响起,刀疤脸与那队长也是对峙了起来,不过却都很清楚的没有动手。

也是看出了场地的诡秘,晓雪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休息着,眼睛时不时的抛向孔瞑,闪过丝丝好奇之色。

对于这个突然出来的男人,她真的决定他特别的怪,且不说他那古怪的性子跟脑子,就说他现在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中睡觉,这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胆量了。须知在这里的人可都是一个个厉害道要死,在这里睡觉那不是跟自己命过不去嘛!

她可不知道,一些高手在轻度睡眠的时候其实还是有反应能力的,甚至有可能直接睁开眼睛,很是清醒。不仅仅的孔瞑,就算是在场的那个刀疤脸又或者是那个队长,他们也完全可以做到,只不过那清醒程度与反应敏捷度会不会跟没睡一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间呢一晃就过去了两个小时,而在这段时间里两方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对峙着。

“啊……”

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孔瞑做起了身子。有些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前面,忍不住的摸了摸脑袋。看他这样子,就跟个刚睡醒的人一样。

揉了揉眼睛后,孔瞑转头看向了那队长,开口道:“还没到嘛?”

“额……”那队长一愣,苦笑的摇了摇头,“还没呢,这连天都还没黑……”

“哦。”孔瞑点了点头搓了把脸,“那咱们就在这等会儿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你倒是睡了个好觉,可是我们却都在这占了好久呢好不?你可以等,但是能不能让我们都歇息下?

正所谓吃饱喝足睡好了这人就惬意,而孔瞑一惬意了呢,就忍不住想去逗一逗晓雪。美女嘛,总是有特殊待遇的。

看着那缩着身子坐在某个角落的晓雪,孔瞑嘿嘿怪笑一下,闪身到了其身边,轻呼了一口气,道:“美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抬头瞥了他一眼,晓雪将头扭到了另一边,没有去搭理他。

“美女

?”孔瞑拍了拍她的肩膀,却是依旧没有换来人家的正眼。

看到这他的嘴忍不住的撇了撇,而后语气也变得有了威胁的意味。

“你要是再不跟我说话,那我可就用强了啊!”孔瞑说着就跳到了晓雪的另一边。

可惜,孔瞑的威胁似乎对晓雪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感觉,竟是在他跳过去的时候再次转过了头。

“你――”

孔瞑也算是无语了,脸色也一下子黑了下来,“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嘛,我有不对你干什么坏事……”

他的话语似乎也终于触动了晓雪,竟是让她在这个时候转头看了他一眼,道:“现在我看你一眼了,可以了?”

“我说你不会真以为我不敢吧?”孔瞑无语的看着晓雪,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的,显然被她给噎的不清。

这也就是他性子好,要是别人谁会这么无聊的跟她唠这乱七八糟的呀,直接就上手了。

“你如果真要做的话,那我不会反抗的。”

晓雪的一句话,让孔瞑给瞪大了眼睛,干笑了一阵后,孔瞑起身往后退去,嘴里还不停的嘟囔道:“算你狠。”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怎么了呀,这要我们广大的男性同胞以后日子还怎么过?”无奈的叹了口气,孔瞑走到了那个队长的身前。

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晓雪那边示意了下,问他道:“那个妮子什么情况?跟我说说呗。”

“额……”队长有些无语的看了孔瞑一眼,也只好点了点头,“好。”

那队长临说的时候还往晓雪那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她叫晓雪,是个缉毒警察,家庭背景不知道,性别女,身高一米七八,年龄二十一。”

见到他说道这个地方就没再说了,孔瞑的眉头当即就是一皱,“没了?”

“你以为呢。”那队长给了孔瞑一个大白眼,“毕竟家庭背景不知道,就足以说明她肯定家室不一般。”

“这一次之所以她也跟着来这里,就是为了来长点见识的。不过我们却错估了对手了,他们远比我们想想的要狡猾的多。”他说着,死死的扯了下头上的并不多的头发,显得有些苦恼。

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后孔瞑也再换了阵地,到了那刀疤脸等人所剧集的地方。见到那看起来已经无恙的刀疤脸后,孔瞑淡淡的道:“一些东西呢我也懒得说了,我着来呢就是问你点事儿。”

“你说。”刀疤脸脸色一怔,急忙的让出了一块空地让孔瞑坐了下来。

“嗯。”孔瞑点了点头,随意的做到了地上。

转头看了刀疤脸一眼,道:“那个导弹知道是谁放的了吗?”

“不知道。”刀疤脸脸色微沉的摇了摇头。

看着他的神色,孔瞑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所想?不过他也没有直接点名,而是到:“干这一行干多少年了赚了多少冒着多大的风险我想你也都知道。就没打算转行?”

孔瞑漫不经心的说着,在他一旁的刀疤脸却是身子一震,并没有说话。

说实在的,谁想过这种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只是他除了会干这个别的都干不了,他有的也就是身手了。

摇了摇头,他的嘴巴微微裂开了下,泛起了一丝苦意,“你以为这个可以中途退出?”

“不能退出?”一听他的话孔瞑当即就是一愣,转头看向他目光中露出一丝不解之色。

“呵。”刀疤脸轻笑了下,“想要退出,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

孔瞑听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死?”

“嗯。”刀疤脸点了点头,“否则脱离不开,到时候会被组织的人追杀的。”

“哦。”孔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突然间,孔瞑开口问他道:“如果这个组织被灭了活被解散了呢?”

“除非那些主事的人出了问题,否则也是难逃死亡。”

不得不说,这一番谈话让孔瞑的心也是沉重了下。思虑了一会儿后,他再次问刀疤脸道:“能给我讲讲你们这个组织么?”

“可以。”刀疤脸似乎也是看来了些什么,静静的讲述起来。

“在外面这个组织里,从进入开始都是从层做起,不过每天都会有训练。只有在通过了训练后才会被收纳成成员。而成员其实也就是跟免费劳工一样,并没有什么收入,只有点生活费。”

“成了成员后还是要参加每天的训练,且训练的比之之前要强一些。然后每天都有自己要做的工作,做完了可以休息,而做不完会收到相应的处罚。每一个层级都是根据贡献点来提升的,而每一个人的任务量都差不多,主要就是看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

“到我这个位置的话也就是算是个小高层吧,而在我上面还不知道有具体多少层。之前算是第三层人物。而据我现在所见的层就是我们的大哥,只不过名字样貌等我们都没有见过。他的每一次出现都是来选取人员的,至于选取那些人到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平时的我们则是都坐着贩毒的生意,主要就是护送东西道指定地点。每一次都是可以选任务难度,相应的贡献点也多,不过危险程度也很大。就像这次我这个任务,我们这一队的人比其他队伍的人整体实力高出很多倍,就是为了对付那些特种部队。”

“虽然说的这样,但是因为我们实力的缘故,带的东西也是多的,是那些人的三倍以上。”

听他这么说,孔瞑也算是有了一个小小的对比,发现那个组织似乎别他所以为的还要高级不少,看这架势似乎还是一个极其严格的组织。层次分明不说,还高手如云。

汕头市人流的医院
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正规
德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睾丸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