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百二十四章村里纠纷

发布时间:2020-01-29 05:30:22 编辑:笔名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百二十四章 村里纠纷 一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天开车来到农贸市场买了一只鸡,两条鱼,还有大虾,还有一些菜,打算回家给父母好好做一些拿手菜。

刘娟説自己擅长排骨,王天又买了些排骨,让刘娟露一手。紫萱吐了吐舌头説自己不会做饭,王天笑着説没关系。

当王天开车来到给父母租下的那套房子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diǎn了。当王天妈妈打开门看到王天三人的时候高兴的説道:“你爸爸刚刚还在念叨你们呢,你们就过来了。”

王天笑了笑,紫萱抢先説道:“我们也想着爸妈呢,就过来看看。”

王天妈看到王天手上提着那么多吃的説道:“来就来,还买这么多菜干什么,家里都有。”

刘娟:“王天説给你们改善生活,今天我们下厨,阿姨您就只管等着吃饭吧。”

王天妈顿时一乐説道:“那我今天和你爸就有口福了,好的,那我们就坐等你们的拿手菜了哦。”

王天开心的説道:“没有问题。”説着王天提着东西放到厨房,然后洗了洗手,来到客厅。紫萱在给王天妈妈捶背,刘娟在收拾房间卫生,王天顿时感觉到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笑着説道:“爸,你们旅游的飞机票定好了吗,什么时候走啊?”

王天爸爸:“这个我听你弟媳説是在明天早上七diǎn的起飞。我们还得早早起床。”

王天妈妈:“我听xiǎo王(王天弟媳)説给我们买的是打折票,就是时间早了些,得早早赶过去。”

王天明白的diǎn了diǎn头説道:“要不今天中午把他们一家子叫过来一起吃,怎么样?”

王天妈妈:“好啊,这主意不错,你打,就説老娘让他们过来。”

王天拿出,拨通了弟弟的,片刻后传来了弟弟急促的声音:“老大,什么事?”

王天:“我们在爸妈这儿,妈説让你们一家过来吃饭。”

王天弟弟:“老大,我现在在农村,你给我媳妇打吧。”

王天:“哦,知道了。对了,房子修的怎么样了?”

王天弟弟:“出了个事情,我正在处理。老大,我先挂了哦。”

王天听到了挂的忙音,也从刚才的里听出了不对的气息,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刘娟敏锐的察觉到了王天的情绪,没有説话。

王天看着父母説道:“爸,妈,弟弟在农村呢,我不行过去把弟媳接过来,你给她打个,让她等我。”

王天妈妈:“哦,这样啊,好吧,你快去吧。”

紫萱:“天哥哥,我也要去,我想帅帅(弟弟的儿子)了。”

王天:“哦,走吧。”

王天刚在门厅换好鞋子,刘娟提着拖把走过来轻轻的説道:“天,是不是你弟弟那儿出什么事了?”

王天:“没有啊。”

刘娟:“你就不要骗我了,我感觉得出来你的情绪。”

王天:“灵儿,你先下楼,我跟你娟姐姐説个话随后就到。”王天让灵儿先下楼,等灵儿出去之后,王天悄悄説道:“我预感到农村的那边可能有什么事情,你先做饭,我把弟媳妇接过来就找个借口到农村看看去。”

刘娟:“嗯,你注意安全。”

王天:“明白了,好了,你先忙去,别担心,现在还没有你男人搞不定的事情呢。”

刘娟温柔的笑了笑説道:“嗯,我相信你,开车慢diǎn,快去吧。”

王天偷吻了刘娟一口,转身就下楼了。

在车上,灵儿忍不住的问道:“天哥哥,是不是出什么事啦。”

王天:“没有啊,怎么了。”

紫萱:“你就别瞒我了,知道吗,我们同修之后可以感应对方的情绪,我能感觉到你现在的心情,明白吗,快告诉灵儿吧。”

王天:“哎,好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弟弟在农村那边好像有什么事情,我想过去看看。”

紫萱:“哦,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王天:“不行,你在家里陪着父母,不然爸妈会疑心的。”

紫萱:“可是我担心你一个人不安全。”

王天:“好了,紫萱,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老公我办不了的事情呢,再説这是个法制社会,不是武力可以解决的,所以你去也帮不了什么忙,知道吗?”

紫萱:“那好吧,有什么事情你给家里打哦。”

王天:“明白,xiǎo老婆。”説着王天同样偷吻了一口紫萱。

平时大大咧咧的紫萱在此刻也羞红了脸,娇憨的模样煞是可爱。

王天开车来到弟弟家楼下,弟媳已然抱着孩子在楼下等着。

紫萱兴奋的抱过弟媳怀里的孩子,做着鬼脸逗着xiǎo家伙。

王天笑着让弟媳上车,随即载着他们向着父母家开去。

在路上王天笑着问弟媳:“哎,xiǎo王,孩子多大了,现在不用老抱着吧。”

王天弟媳:“不用了,都一岁半了,扶着东西就可以走路了。”

王天:“哦,对了,我听妈説你定的明天早上七diǎn的飞机票。是到哪里的?”

王天弟媳:“我买的去杭州的,因为那儿现在气候特别好。”

王天:“哦,那就好,这一路上还得麻烦你多用心了,呵呵。”

王天弟媳:“説什么呢,大哥,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都是你掏钱,我和锋都一分不出。”

王天:“这个没事,你们出力,我出钱,再説我是大哥,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王天弟媳:“那就是啊,所以大哥不用谢我的,你再谢就矫情了哦。”

王天:“呵呵。我错了,那明天我开车送你们去吧。”

王天弟媳:“让锋也开车去吧,我们全家总动员,怎么样。”

王天:“这个可以有,那就这么説定了。”这时候王天开车拐进了xiǎo区,停下车子看着紫萱抱着孩子下了车,还有弟媳也下车了,王天説道:“xiǎo王,你和灵儿先上去,我有diǎn事情去办一下,随后就回来了,告诉妈,不用等我,你们先吃。”

王天弟媳:“|好的,你忙去吧,我们上去了啊。”

王天挥了挥手开车驶出xiǎo区,拿出説道:“白猫,帮我导航,我要马上赶到农村老房子,把一路上的监控搞定哦。”

白猫特有的合成音説道:“明白了,老大,你就放心开车吧。”

王天把车子驶上外环路,瞬间提升速度,向着农村老房子狂飙而且,速度达到了一百多,这在都市可是几乎做不到的事情。

王天风驰电掣般的赶到村口的时候才用了仅仅十分钟,将近八公里的乡村道路,极限了。

远远的王天就看到自己家新建房的地方围着很多人,手里都拿着铁锹、锄头和一些工地上的人对干着,而且激战的异常火热,有些人都流血了,还有惨叫声不断。

王天早早的停下车冲过去大吼一声:“都给我住手,在干什么呢。”但是王天灌注了灵力的喊声被激愤的人群给淹没了,没有人在乎王天的出现。

王天气急,慢慢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站在施工一方的张工还有王天弟弟在人群前面大喊着干仗,不由的冲进去先拉住两人,喊道:“你们让工人先停手,回去听我的。”

王天弟弟和张工看到王天愣了一下,听到王天的话都有些激动,但都被王天的眼神阻止了再次冲动的行为。

张工喊着自己的工人停手,王天弟弟拉住了几个他的朋友。

就在这时候那些队里的人还有几个问题不认识的外村人对着停手的人猛追猛打。

王天闭上眼瞬间进入无我之境,利用灵力护住自己这边外围的人,用精神力猛地发力,将那几人抛飞了出去。

只见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王天站着人群中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两拨人分开,并且又几个叫喊着打杀的壮汉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飞了,摔在一块田地里。

慢慢的人声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看到了飞出去的几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愣愣的看着人群中闭目的王天。

阴沉沉的天气加上此时沉默的气氛越是显得诡异。

王天豁然睁开眼,威严的眼神一凝,扫过一张张熟悉的陌生的脸庞,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因为看到了王天充满怒意和威慑力的眼神。

王天见大家安静了下来,走到弟弟身前皱眉问道:“怎么啦?”

王天弟弟:“老大,你怎么来了。这些家伙忒不讲理,居然让我们交什么施工保证金,而且还有我们队里人见我们家修房子想讹钱,欺负我们家没人吗?”

王天:“什么施工保证金,谁要讹钱,为什么?”

王天弟弟:“就是村长他们,説施工会破坏村里的路,还有对村民的健康有影响,要施工队交纳保证金,至于队里的那几个都是我们家房地址周边的几户,见钱眼开,来凑热闹。”

王天:“哦,这么回事,那让他们都派个代表,坐下来和我谈。”

顿时一个乡村xiǎo子大声喝骂道:“和你有个屁谈的,他妈的,你们占了我们家的地,我们要钱,给钱就行了,不然别怪我们把你的房子给你拆了。”

王天目光一凝,瞬间窜过去“啪”的一个耳光打在那男孩的脸上,顿时一个清晰的红手印在他的脸上呈现。

这时候王天才冷声説道:“王哲,你把嘴巴放干净diǎn,我先替你老子教训你,去,让你爸过来和我谈,你的辈分不够。”

王哲捂着脸眼冒金星,一巴掌就把他打蒙了,脑袋嗡嗡只响,半天才缓过神来,顿时哭着説道:“你等着,我告我老爸去,看他这么收拾你。”説着就哭着走出了人群。

王天冷冷的看了王哲一眼,收回目光看着其他的肇事人吼道:“还有谁要拆我们家房子,站出来。”

顿时人群中鸦雀无声,王天扫视了一圈喊道:“你们有什么意见和条件可以提,但是这样闹有意思吗,这样,等会儿在村里文化室我等着各位,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到时候你们可以好好説説你们的条件,但是谁再给我胡来我废了他,听明白了吗。”

这时候一个陌生的面孔看着王天説道:“你,你説话算数,那,那我去叫村长和书记,他们和你们有话説。”

王天:“我王天説到做到,你快去吧,我倒要看看王英哥怎么説。”

那人闻言转身跑开了。王天看着围观的人喊道:“好了,都散了吧,等会儿可以到文化室去看看,都是乡里乡亲的,我王天不会不讲理。、王天説完回头带着弟弟和工头来到了那简易搭建的办公室,而那些村民也慢慢的散去了。这一次群殴事件就这么过去了。

王天弟弟一进办公室就气愤的説道:“都他妈穷疯了,什么人嘛。”

王天:“你别光抱怨,这可能是我们这儿出什么问题了。对了,张工,你确定我们施工不扰民吗,还有,我们的占地确实没有问题吗?”

张工支支吾吾的説道:“这,这,我就真人面前不説假话,你给我定的工期那么紧,我肯定会连夜干,而且工人们也没有闲着,再説现在刚刚开始,下面的地基已经挖好了,现在主要是框架浇筑混凝土,而且我今天把模板都架好了,就等着晚上拌好的混凝土浇筑了,谁知道这时候他们闹事的,而且干完了今晚我们就不用加班了。”

王天:“那扩地的事情呢?”

张工:“这事情是我和你弟弟办的,我们跟那个王光明喝了个酒就搞定了。那个王光明出主意让我们多占diǎn,所以就,,,。”

王天转身冷冷的看着弟弟説的:“你刚刚説谁穷疯了,你不惹人家队里的人,人家干什么跟你过不去,真是贪xiǎo便宜吃大亏,你啊。”

王天弟弟低着头没有説话,满脸的懊恼之色。

王天:“那个王光明也不是什么好鸟,以后离他远diǎn。”

王天弟弟:“知道了,老大。”

张工:“对了,还有个事情,我们工地前一段时间每天下午总有个老头在这儿转悠,我们一直以为他是想偷东西的,结果观察了几天才知道人家帮我们看工地的,我后来打听这个老头姓常,是你们村里的人。”

王天:“哦,是吗,那是常叔,他就是个*心的人。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和我现在一起去村里文化室吧。”

王天弟弟和张工闻言听话的跟着王天向着村里文化室走去。村里的人看着他们三人果然去文化室,这时才相信了王天説的话。

王天等人来到文化室的时候有很多人在一边看热闹,但是正主一个都没有来,王天走过去坐在长桌前耐心的等待着,拿出烟让给张工和弟弟之后默默的想着心事。

王天拿着打火机diǎn着烟吸了一口,顿时感觉那烟气通过口腔进入气管,再到肺部,通过肺部过滤直接进入心脏,一些烟尘粘在肺上的黏液上,进入心脏的烟尘随着心脏的跳动进入血液,随着血液到了五脏六腑以及身体各个角落。

王天修炼灵力可以清楚的内视到体内的情况,不由的皱着眉头将烟掐灭,侧头看着旁边的张工缓缓的问道:“张工,近我们给你的工人准备的伙食怎么样,工人反应好不好。”

张工:“啊,你説这个,那真是太好了,自从你请队里的妇女给我们工人做饭,我们工人干活的情绪很高啊,有时候还送些茶水或者稀饭,那下面的人都乐的跟什么似的,你这一招太绝了。至于伙食也是顿顿有肉,很好啊,要不今天那些人怎么会跟着我们拼命。”

王天给弟弟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随即説道:“呵呵,那这个问题我弟弟处理的好啊,应该夸奖。”

王天弟弟:“老大,你就不要损我了,今天的事情我有些冲动了。”

王天:“知道就好,等会儿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要説话,我来应付。”

正説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怒气冲冲的带着那个王哲闯了进来看到王天阴森森的説道:“王天,你长本事了,刚从新疆回来就打我儿子,你看看让你打成什么样了,整个一猪头了。”

看热闹的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王天站起身淡淡的笑着説道:“华子哥,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我为什么打他呢,呵呵,来抽根烟消消气。”王天笑着説着走过去给他让了根烟。

那汉子微微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丝笑容説道:“这个,这个我还没有问,但你打人还是不对的,你这怎么也得上医院去看看吧,要不这样子以后他要娶不上媳妇怎么办啊。”説着接过了王天递上的香烟,并让王天diǎn燃了火。

王天呵呵笑着説道:“有那么严重吗,来,我看看。”王天説着向着王哲走过去了。

王哲看到王天靠近,不由的胆怯着后退了几步。王哲的父亲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粗声训道:“怕什么,你天叔能吃了你啊,没出息的东西。”

王哲闻言才站住身子,任由王天的手摸着他的脸。

王天一边摸着王哲的脸催动体内灵力帮王哲恢复着一边对着王哲的父亲説道:“华哥,你这儿子多大了,长大和你当年一样壮啊。”

:“呵呵,他今年二十五岁了,但还没有找到媳妇,别看这么壮,见了女人退就软,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王天继续用体内木灵力替王哲活血化瘀,接着话头説道:“呵呵,你当年也好不到哪儿去吧,我记得当年你和嫂子闹洞房的时候咬苹果你都不敢咬呢。”

:“呀,你xiǎo子还记得这些啊,呵呵。”

王天:“怎么不记得,你当年就在你们家老房子的东面房子结婚的,对不对。”

:“嗯,对对的,当年我们结婚就把房子刷了一下就行了,现在他妈的都要楼房,一套楼房好几十万呢,这不是要命吗?”

王天:“好了,不説这些了,总有办法呢。嗯,好了,王哲,你现在摸摸脸肿不肿了?”

王天试着摸了摸脸,顿时喜笑颜开的説道:“爸,没事了,我不疼了,你看,好了,嘿嘿。”

扭头看了一眼儿子王哲的脸,瞪了他一眼不再説话了。心想:本想就儿子的脸向王天讹几个钱呢,这怎么就好了呢,哎。

王天呵呵笑着説道:“华哥,你儿子现在没事了,不用去医院了吧。来华哥,我正好找你有事商量,你过来坐。”王天説着引领着来到文化室里面的桌前坐了下来。

快更新,阅读请。

溆浦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北城医院王建
中国干细胞医院
肇庆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西安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