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天之骄女重生

发布时间:2019-06-25 08:23:36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作者有话要说:开了主男主重生的新文,大家看一下,求收藏:<input type=button value=请戳新文《天下无双(重生)》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2439813\”)>文案:大周朝有两大奇事:件是连进士都没考上的陈清和,竟不独以举人身份跻身官场,更一路顺风顺水、青云直上,位极人臣、封侯拜相;第二件是太子的小姨子、国公府受宠的小女儿,竟然被配给了个小门小户出身被退过一次婚还一心钻到钱眼里的钱串子癞蛤/蟆陈毓!陈毓:……果然是人言可畏啊,条倒是真的,不看看那是谁的爹啊。有*意*思*书*院*首*发www.lwxs520.com 首发哦亲至于第二条,世上有我这么帅的癞蛤/蟆吗。还有,求不娶!正是仲春时节,凤仪山百花盛开,再配上那对儿身姿飘飘容颜绝世的神仙眷侣,可不就和仙境一般无二?只是这般宛若画中美妙至极的景致,却是被一阵不和谐的杂乱脚步声惊醒,却是三四个面容沮丧的凤仪山子弟,正无精打采的齐齐上前拜倒:“家主,属下无能——”“可是琉璃?”女子回头,可不正是展颜?虽是已为□□人母,却益发钟灵毓秀,风致动人,和旁边龙章凤姿的江皓言站到一处,当真是宛若一对儿璧人一般。“琉璃又离家出走了?”皓言接话,神情宠溺中又带着些无奈——琉璃是两人的长女,如今芳龄七岁,自来得两人爱宠,说是当成眼珠子来疼一点儿也不为过。许是太过受宠,竟是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比方说嫌呆在凤仪山太过无趣,时不时就会来个离家出走什么的。说起来这一点倒是和韩卓像的紧——虽然早已正位灵虚山家主之位,可韩卓就是定不下心来,一年四季的在外面跑……“暗卫留下了什么线索?”展颜曼声道——琉璃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会有贴身暗卫跟随,安全倒是无虞,只是小丫头的惫赖性子,怕是旁人即便找到她,也不见得能把人带回来。“庆国。还有,之前小公主一直念叨着说要找个舅妈回来——”展颜和皓言不由面面相觑。庆国首都,庆阳城。“我很喜欢你,你当我舅妈好不好——”说话的是个小女孩,长长的睫毛,红艳艳的小嘴,那粉嘟嘟的小模样,简直和春日枝头带着露水的个花骨朵一般,就这么楚楚可怜的瞧着你,简直让人一颗心都要化了。郑兰若便是如此,却被小丫头后面的话逗得啼笑皆非——不过是给了小女孩几块自己做的点心,就被小丫头缠上了!不过这么可爱的丫头可真是招人疼,虽是说话有些无理,却是让人无论如何不忍苛责。甚而兰若还苦中作乐的想——谁说自己嫁不出去?那边儿被人夺去未婚夫,转眼就有人来嚷嚷着,让自己当她舅妈了!还未想好如何回答,一阵脚步声便从身后传来,却是两个样貌都极为漂亮的男女正急匆匆的追过来,看到呆立街头的郑兰若,女子松了一口气之余,一抹得意在眼中一闪而过,却旋即做出因过度伤心而不住发抖的模样:“大姐,你在这里啊,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对不起,你是我的大姐啊,所以我才想要得到你的祝福……”还要再说,郑兰若却不愿意再听,当下冷声道:“郑兰芳,你和你娘那个贱人一样,都是好厚的脸皮!你既然追过来,那我就再说一遍,,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第二,想得到我的祝福,做梦还差不多!第三,现在,你可以滚了!”明明是菟丝花一样的女人啊,先是被娘亲救下的郑兰芳的娘亲曾氏,再是这个生的和乃母一般无二的倾国倾城的妹妹,一个两个的,竟全是以抢别人家的男人为乐——娘亲救了曾氏,曾氏却是以爬爹爹的床作为回报,逼得娘亲终于和爹爹决裂,带了自己回娘家居住;至于长大了的郑兰芳,更是处处与自己为敌,抢了自己的未婚夫不说,还一再跑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郑兰若,你怎么如此狠毒!”旁边的男子忙伸手去扶摇摇欲坠的郑兰芳,再抬起头来时,连神情里一丝愧疚也消失不见,竟是厉声道,“似你这般恶毒心肠,即便没有兰芳,我苏建楠也不会娶你为妻!我现在就把话撂在这里,苏建楠的心里只有郑兰芳一个,你便是如何上蹿下跳,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还有,你记得,兰芳才是我的人,你要是再敢难为她,莫怪我不客气!”郑兰若顿时脸色惨白——自己和苏建楠自幼订婚,当初苏家败落,是自己拿出全部私房钱助他离开庆阳城外出拜访名师,却不料这人以庆国年轻的武侯而名声大噪后,竟是转而向郑兰芳求亲不说,还每每和郑兰芳一起羞辱自己……却不防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闭嘴!就你这样的混账东西,给我舅舅提鞋都不配,我舅妈才不会稀罕!还敢对我舅妈不客气,混账东西,找死不是!”明明声音稚嫩的紧,却偏是一本正经还甚有威势。郑兰若只觉一个软软的小身体一下挡在了自己身前,低头瞧去,眼睛不由一热,可不正是方才那个让自己当她舅妈的小丫头?“舅妈?”苏建楠和郑兰芳明显都是一怔,又瞧见小姑娘虽是生的漂亮,身上衣着却是朴素的紧,明显不过是一般百姓人家,神情狐疑之余又掺杂着些鄙夷。“大姐,你万不可如此糟践自己——”郑兰芳哀哀开口。“芳儿——”苏建楠叹了口气,眼睛刀子似的剜了一眼郑兰若,“也就兰芳心肠软,到现在还记挂着你,你若有芳儿心善的一成,又何愁嫁不出去?”嫁不出去?一番话说的郑兰若简直要出离愤怒了——苏建楠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就死心塌地的非要在他那棵歪脖树上吊死?他却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深恶痛绝的就是和爹爹一般的负心汉!当下冷冷的瞧着苏建楠一字一句道:“果然是,一对贱、男/贱、女,还真是相配的紧!没听见我外甥女儿说吗,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不想找打的话,现在就马上滚!”“大姐——你毕竟是郑家大小姐,又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可以胡乱攀扯的?”郑兰芳脸色却是更加惶急,瞧了一眼周围围观的路人,担忧之意溢于言表,“终身大事,切不可随意胡说,不然真坏了名头,悔之晚矣!”一番话做足了听话小妹和娇蛮大姐的戏,令得众人看向郑兰若的神情都带上了谴责之意——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刁蛮的姐姐,又怎么会有这么可人心的妹妹?“什么随随便便什么人?”小女孩顿时就不乐意了,瞧着郑兰芳的面容不高兴至极,“我不喜欢你!我舅舅是世上的舅舅,才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我舅妈嫁了我舅舅,自然是这世上幸福的舅妈,你这样恶毒的狐狸精才没得比!”话音甫落,一双胳膊伸过来,一下抱住小女孩的腰:“琉璃,你又在胡闹——”却是一个身材高大,却一脸大胡子,衣衫破烂的男子,正一下把小女孩高高举起。小女孩吓得惊叫了一声,下一刻忽然大声欢呼起来,竟是不管不顾的一把抱住男子的脖子,凑过去在脸上就亲了一下:“舅舅,舅舅!真的是你吗?琉璃想死你了!”郑兰若怔了一下,再没想到那个“舅舅”竟然会突然出现,想到自己方才的话,不由红了脸,刚要把头转开,却在接触到那双平静无波的淡然眸子时,心不知为何,被狠狠撞了一下……“大姐,这就是你要嫁的那个什么,舅舅?”郑兰芳故作震惊——男子这般落魄的模样,定然是修为不甚高的低级武者,不然,怎么会混的这般凄惨?还有这乱糟糟的胡须,想来定是生的有碍观瞻才借胡须遮掩一二。明知道这男人不可能和郑兰若有什么关系,郑兰芳却偏想坐实了这件事,“他怎么配得上你?大姐你莫要因为和小妹怄气,就这般糟践自己——”这个大姐的脾气自己可是清楚的紧,和她那个娘一样,是受不得半分挤兑,不然,母女俩也不至落得个被扫地出门的结局。果然郑兰若气的一下红了脸,忽然快走几步,一下拉住落魄男子的手,厉声对郑兰芳道:“他是我未来夫君,你若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揍你!”感觉到对方似是想要挣脱,郑兰若却是更紧的抱着,还苦着脸对男子无声道:“拜托,就当一会儿舅母——”说完,脸上却是一臊——什么舅母?自己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却依旧咬着牙,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开。男子盯着郑兰若的脸儿看了一会儿,意外的觉得这张不过清秀的小脸格外顺眼,忽然扑哧笑了一声:“傻丫头,你当真要给琉璃做舅母?”“嗯。”郑兰若仿佛被蛊惑了般,用力点了下头,只觉整颗心都仿佛融化在那大海一样深阔的眸子里,竟是无论如何也不愿移开眼来,心里更是升起一股奇怪的念头,这样的眼神,当真能将人溺毙。内心也隐隐升起一股直觉,若然自己这会儿拒绝,说不好就再也别想看见这样一对好看的眼睛了。这般想着,竟然又用力点了几下头。“好。”男子一手把琉璃举到自己肩头,另一只手探出,一下揽住郑兰若,“咱们十日后成亲。”“噢,太好了!”琉璃顿时兴奋的大叫,探过头来在男子和郑兰若的脸上用力的狠狠亲了几口,又可怜巴巴的冲男子道,“舅舅娶了媳妇儿,以后就不会把琉璃一个人给扔下,一走好几个月了吧?舅舅不知道,你走了后,琉璃都想死你了。”男子抬手揉了揉琉璃的脑袋,温声道:“好了,丫头,舅舅以后走哪儿都带着你好不好?”口中说着,身上形单影只的疏离味儿竟是瞬时消失无踪。郑兰若着迷的瞧着男子脸上本是冷硬的线条一点点柔和下来,只觉一颗心不受控制的咚咚咚狂跳起来,连带着一张脸都火烧火燎的——总觉得这个沧桑的男人是个有故事的人,自己竟是止不住想要心疼他……这些情绪,全是面对顶着未婚夫名头的苏建楠从不曾出现过的——所以说知道苏建楠的背叛时,自己更多的是愤怒,却并没有多少伤心……三人相伴着越走越远,唯留下面面相觑的郑兰芳和苏建楠——虽是心里根本就没有爱过郑兰若,可看到那个名义上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就这么毫不犹豫快快活活的跟别人走了,心里怎么就有些别扭呢?郑兰芳却是强压下心头的狂喜,勉强道:“大姐怎么这么傻?这个男人,怎么配得上她?对了,刚才那个男人说十天?”那不是自己和建楠成亲的日子吗——自己因为天分不够,一直被这个异母姐姐压了一头,如今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十日后,黄道吉日,宜嫁娶。隔着轿帘的缝隙瞧着紧跟在花轿旁的苏建楠,郑兰芳心里满满的全是欣喜——成亲路上必然会经过郑兰若母女所居住的怀安巷,都是要娶亲的,说不好,还会在半路上碰上——一想到会亲眼见证郑兰若如何嫁给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丑陋低级武者,郑兰芳就觉得幸福仿佛要溢出来似的——很小的时候,郑兰芳就知道,大姐和她的娘不幸了,自己母女就可以幸福,这么多年来根深蒂固,即便是大喜的日子,郑兰芳依旧希望郑兰若能用她的悲惨给自己的亲事锦上添花。“侯爷——”花轿忽然停住,却是负责在前面探路的傧相,正飞马而至,脸上神情明显有些不安,“侯爷,前面不通——”“不通?怎么回事?”正喜气洋洋的苏建楠愣了一下,脸上神情明显不太高兴——自己眼下可是庆国天才,便是皇上也颇多看重。倒不料是谁不长眼,竟然敢在自己大喜之日给自己添堵?“是,来迎娶郑兰若小姐的队伍——”傧相明显知道郑兰芳郑兰若的关系,说话未免有些迟疑——不怪傧相如此,实在是对面那支迎亲队伍气势也太足了些吧?只是尚且来不及细禀,苏建楠已经一拉缰绳,冷笑道:“果然是阴毒的女人!亏得芳儿诚心待她,她却是处处为难芳儿,也就芳儿心底善良——”除了让芳儿难看,那女人定然还对自己有着几分期盼吧?不然,焉敢这么过分——想起那日带着郑兰若离去的落魄男子,苏建楠神情更加骄傲——那男子和自家相比,何止天渊之别?只是后悔了又怎样,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她。正自胡思乱想,前面一阵马踏銮铃之声,苏建楠闻声抬头,却是一下傻了眼,便是轿子内笑吟吟等着看好戏的郑兰芳也发出了一声惊呼——对面马上一身大红喜服的新郎官却是俊美至极。——平日里只说苏建楠生的就是极好的,却哪里及得上眼前男子风采之万一?郑兰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揉了下眼睛,那个男子还静坐马上,虽是神情淡然,却无端的让人止不住想要臣服。苏建楠的冷汗也下来了——难不成前面这支队伍不是来迎娶郑兰若的,而是其他豪门大家?可自己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还有其他庆阳城数得着人物的要成亲啊。还未想出个所以然,后面喜轿却是被人掀开,一个头戴花冠的女子就要探出头来,却被另外一个小脑袋一下拽了回去:“舅母,娘亲说大喜的日子,不许抛头露面!”说着跳下轿来,苏建楠脸色一下变得铁青——可不正是之前那个一直喊郑兰若舅母的孩子?郑兰芳心里也是不痛快的紧——倒没想到,那络腮胡子却是如此英俊!转而一想,不由一哂——哪又如何,好看能当饭吃?苏建楠明显也做如此想,当即冷哼一声,傲然冲男子道:“让开——让我们先过。”哪知男子却仿佛没听见一般,反而俯身抱起小琉璃,一直来到花轿旁,隔着花轿递过去,又温声道:“莫担心,我会处置。”这般被人护着的感觉当真是窝心不已,郑兰若一张脸顿时红若云霞,一边抱紧了琉璃一边抿嘴应了,神情娇羞中更是幸福无比。苏建楠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当众秀起了恩爱,脸色越发铁青:“再不让开,耽误了爷的吉时——”明显被小妻子的娇羞给取悦了,男子脸上染上一丝醺然之色,却在看到苏建楠毫不遮掩的望向花轿的厌恶之情时眼神暗了暗——胆敢有人看不起自己娶得妻子,当真是找死!尚未发作,远处忽然传来两声长笑:“都说庆国是礼仪之邦,今日一见,却是见面不似闻名,我瞧着,你们庆国的人却是有些霸道。”这话分明就是说的自己,苏建楠抬头,神情阴鸷的瞧向那人,却是瞬间变了脸色——被人群簇拥着的那对儿宛若仙人一般的男女自己虽是不识,旁边陪着的头戴皇冠的男子却是见过几面的,可不正是庆国尊贵的皇上陛下?不及细思来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苏建楠慌忙翻身下马:“臣苏建楠见过皇上陛下——”听说是皇上陛下亲至,郑兰芳也忙下了轿,脸上神情却是止不住的骄矜——连皇上都亲自来了吗?自己夫君果然不愧天才之名。却不料两人虽是跪在路旁,庆国皇上却停都未停,就如风一般的从二人面前过去,至于他身后的皇室铁卫则一窝蜂上前,把苏建楠的人牢牢困在那片狭小的区域里。庆国皇上已然下了马,一路小跑着往那落魄男子的马前而去,将将到马前时,却又恭恭敬敬站住:“庆国林缜见过灵虚山家主,见过小公主——”从被铁卫驱赶的那一瞬间,苏建楠就觉得不妙,及至听到皇上的话,脸上顿时一点儿血色也无——“灵虚山家主——”郑兰芳重复着林缜这句话,大脑却是浆糊一般,“我一定听错了吧?一定是重名字了,不可能是哪个灵虚山吧?”即便没有修为,可照样对天下人心目中神祇一般的灵虚山家主如雷贯耳。“阿卓——”“表哥——”那对姿容绝世气势逼人的男女也上前一步,个个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郑兰芳正自看着发呆,却听身旁咚的一声响,下意识低头,却是苏建楠,竟然被吓得大张着嘴巴,直挺挺昏倒在自己脚下,到了这时候,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郑兰芳也嘤咛一声,软瘫到了苏建楠的身上……天啊,自己一定是做恶梦了吧?即便灵虚山家主要娶妻,也应该娶自己这样美若天仙的大美女啊,怎么会娶了郑兰若那样的丑丫头?娘不是告诉自己说,美貌就是一个女人的杀器吗?一直到若干年后,郑兰芳才明白,美貌不过是没用的东西罢了——靠着美貌排挤走大夫人的娘亲终于还是落得个被休弃的结局,只是自己那个贪心的爹也没讨到半分好处,听说背着荆条到大夫人那里负荆请罪了足足一年都不得其门而入,甚而被大夫人直接派人打了出去;至于自己和苏建楠这对怨偶,当然要天长地久——完全忘了当初他如何看自己直了眼的不堪样子!竟敢到处跟人说,自己当年如何纠缠于他,他如何迫不得已才娶自己为妻——既然如此,自己定要和他纠缠到死!</p>

沧州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西藏白癜风专科
渭南治牛皮癣